欢迎光临松溪县人民法院今天是:2019年01月24日星期四
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苑 >> 生活因“你”而完满

生活因“你”而完满

文章来源:松溪法院 浏览数:2954更新时间:2014-11-18 14:41:49【收藏此页】

 

生活因“你”而完满

魏小雪

“妈的,你一个没结过婚的,懂什么,我们愿意这样调解关你什么事?”“对啊,我都说我没有经济能力抚养孩子,要求放弃抚养权了,为什么一定要我来抚养孩子”刚才还是针锋相对的两人,此刻却却将苗头对准胡燕,胡燕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她不吃这一套,像这种阵势多了去了。况且她知道,当事人正在气头上,继续调解只能做无用功。她当即敲响法槌,宣布休庭,让法警将离婚男女陈金娇与王杰及两大家子带出法庭……。

胡燕是北京一所名牌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通过了公务员考试和司法考试,顺利进入了南平市和平县人民法院,在这个小县城胡燕绝对算得上美女。只是胡燕从小父母离异,爸爸虽是省城一公司老总,却对母女两不闻不问。单亲家庭多少会给孩子造成阴影,原本开朗的胡燕,变得唯唯诺诺,特别对于男生,所以长得漂亮的她至今未谈过恋爱也就不奇怪了。

进入和平法院初始,胡燕任民一庭书记员,跟着吴法官专职办离婚案件。吴法官,一位40出头的中年妇女,在单位是位要强的法官,在家里却是地地道道的家庭妇女,对婚姻经营之道可谓有一手。离婚案件形形色色,多半因为女方说男方有家庭暴力,男方怀疑女方有外遇。在不断地与离婚当事人打交道过程中,胡燕对人性的剖析更加深入,本来就带着有色眼镜偏向保护女性的她无论是非过错打心底里痛恨男方当事人,虽然嘴上不说,总在坚守法律底线及职业道德基础上默默同情女方当事人。

年后进入早春,与往年春雨绵绵不同的是,今年春光无限明媚,草长莺飞,万象更新。今天,胡燕照常骑着小电动向认识的朋友及同事一路微笑,“今天心情可好呢?笑的那么灿烂”刑庭书记员小李远远地喊着,胡燕话不多,只甜甜地微笑着“挺好的”。前脚刚踏进办公室,胡燕发现阳台上的山茶花开了,好是红艳,她提高分贝“吴姐,张庭,快看,养了两年的山茶花终于开花了”!同办公室的吴法官和张庭长同时看向胡燕,噗嗤一笑“我们胡燕今天怎么了,这么兴奋”“是啊,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说过话啊,看来有好事,或者好事将近啦,哈哈哈”。胡燕红着脸“呵呵呵,没有呢”,默默地走向办公桌。屁股还没坐热,立案庭罗庭长抱着一叠新案卷走了进来,“还有空闲聊?今天接到了一个柬埔寨离婚案件,好好和隔壁县沟通一下怎么办理!”。“看罗庭长说的,我们庭室从来都是最忙的!”吴法官调到民一庭专职办理离婚案件虽有两年,却没办过跨国离婚案件。与邻县法院交流后,胡燕接到了他们的材料,“哟,真是复杂呢”,吴法官:“怎么个复杂法呢?”“我们得按普通程序准备好材料,一式三份,一份留档案,两份递交省高院,然后联系翻译公司,将材料拍照传给翻译公司翻译,并让他们提供证明及营业执照中文版和柬埔寨文版,重点是翻译价格不菲,越南文170元一张,柬埔寨文340元一张,这次当事人提供的证据那么多张,费用至少得上万。 ”“价格不菲啊,那你通知当事人进来交纳翻译费吧,他们可能接受不了这个价格”。春天是个万物复苏的季节,赶上了柬埔寨跨国离婚案件这稀奇事。胡燕回头望着那朵正沐浴着阳光的山茶花,若有所思。

“胡燕,把杨小敏离婚案件的笔录纸准备一下到调解室调解”。胡燕抱着卷宗急冲冲往调解室方向走去,调解室距办公室间隔着法院大厅,走到大厅时,一个似乎久久等待的身影映入胡燕眼帘,胡燕顿足,与“身影”对视了十几秒。“这是触电的感觉吗?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感觉到青春萌动,会不会太晚?”胡燕心里想着。“身影”向胡燕投以一笑,胡燕头皮发麻,一定神,满脸通红,继续走向调解室。胡燕用余光偷瞄身后,发现“身影”一直跟着自己,胡燕脸蛋越发红,直到调解室里的杨小敏叫了一声:“杨勇,你来啦!”。原来这个身影是原告的弟弟,俊俏但沉着冷静的外表,与原告泼辣形象完全不同。杨小敏:“我不太会说话,所以叫我弟弟来帮忙调解,授权委托书事后给你们。”胡燕坐在电脑旁打着笔录,目光偶尔会停留在杨勇身上,杨勇看过来时,胡燕立马回过神继续打笔录。案件调解很顺利,杨小敏只要求离婚,其他什么都不要,被告也无法忍受杨小敏的坏脾气而同意离婚。签调解协议时,杨勇要了胡燕的电话号码,顺便把授权书等材料补给胡燕。吴法官:“签完字,双方当事人可以回去了,明天过来拿调解书。”

“不会吧,竟然单相思?还以为杨勇会给我打电话呢!”胡燕感叹,早上起来,想起昨晚一整晚的梦都是关于杨勇这个影子,真是羞死人了。今天约来了柬埔寨离婚案件的原告廖水旺,胡燕想“不会吧,娶不到老婆的才会取柬埔寨姑娘,看他长得一表人才,怎么落到娶个柬埔寨姑娘的地步?”正当胡燕开始说话时,廖水旺走出门口,胡燕把他叫了回来。胡燕以为因为翻译费用太高,廖水旺生气走了,可事实是廖水旺这种听没几句话就往外跑的行为是一种病,胡燕发现跟他讲话时,他时不时会对着天花板笑起来。这时,胡燕让廖水旺交钱,廖水旺冲出了办公室,胡燕叫都叫不住。熟悉的身影再次映入眼帘,杨勇走进了办公室,冰冷的办公室迅速升温,胡燕结结巴巴地:“来拿调解书吧?”“是的”杨勇笑着说。要走时,杨勇递给了胡燕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晚上七点,我在你家楼下等你,不见不散”。天哪,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就是自己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自己,冰封了二十多年的心瞬间融化,按捺不住心中的热火,胡燕开了空调!“还只是初春,你开哪门子空调呀?”吴法官问道,“因为,因为春困很烦躁,用冷气刺激一下”这么牵强的理由胡燕也能想出来,爱的力量真不是一般的强大。没过多久,廖水旺带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叫廖梅,是廖水旺的姐姐,她一坐下来就哭诉:“法官,我们家穷,为了给这个残疾的弟弟娶个媳妇已经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父母靠采茶叶维持生计,这么老了还要抚养这样的儿子,而我刚生了孩子,经济状况也不好,暂时交不起翻译费。当时给他娶这个柬埔寨媳妇时,花了六万多,还没过一个月柬埔寨女孩就跑了。你们法院能不能便宜点?”“你要知道,这些翻译费用不是法院自己收的,是翻译公司的翻译费用,如果是法院案件受理费,我们可以帮你申请减免诉讼费,但涉外婚姻,有些文书必须翻译,我们没有翻译人员,只能请翻译公司来做。不过我会尽一己之力跟翻译公司说说,给你们打个折扣”牵扯到业务,胡燕就头头是道了。“那真的太感谢你了,你是一个有担当的法官啊!”“别,叫我胡燕,我只是书记员,相当于法官的助理,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话说到了晚上,胡燕并没有兴冲冲地跑去会杨勇,即便胡燕有万分喜欢杨勇,还是抵不过她对婚姻的恐惧,甚至不敢踏入恋爱之门。胡燕偷偷地从窗户往下看,杨勇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在大街上来回走动。她一方面生怕杨勇等太久走了,另一方面又不敢踏出房门。“不行,既然拒绝婚姻,我就不该开始这场恋爱,最终伤人伤己。妈妈被婚姻折磨得这么苦,我不能步妈妈的后尘。女孩子这么多,少了我一个不少,多了我一个也不多。可是,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他,错过了怎么办,”胡燕坐立不安,时不时拿起手机看看有没有短信和电话,最终还是没能迈出那一步。

胡燕冰封的心毕竟开始融化,加之杨勇生性乐观,能想女孩子之所想,几个晚上的苦苦等待,一个月的死缠烂打终于让胡燕同意做杨勇的女朋友。

转眼胡燕和杨勇恋爱已经两年之久,幸福开心的日子总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胡燕,我们恋爱已经两年多,你也不小了,我们结婚吧”杨勇搂着胡燕,用坚定而温柔的眼神等待回答。“这就算求婚?不够浪漫,等你准备好了再来求婚吧”胡燕推开杨勇。这番话并非胡燕本意,这两年,胡燕从杨勇及杨勇家庭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团圆温暖,杨勇像父亲一样宠爱着胡燕,胡燕受杨勇的感染回到了本真——乐观大方。可是,胡燕只想一直这样恋爱下去,不希望有家庭的负担就不会有感情破裂,说到底还是对婚姻的恐惧和绝望,害怕担当家庭责任。“这不是你想说的话对不对?你只是矜持对不对?”“杨勇,我们就这样一直恋爱下去好不好?没有婚姻,没有孩子,只有我和你好不好?我不想结婚,天天看着各色离婚案件,我很害怕我们也会有那一天。婚后我们的感情就会变质,一个家庭会让我们活得很累不是吗?我……我……我真的不想结婚。”“我对你还不够好吗?你不想跟我结婚吗?只把我们俩的感情当儿戏?”“当然不是,我真心爱你,正因为我爱你才不想让我们的感情因为沉重的家庭负担而淡漠最终破裂。我很矛盾,希望和你一直走到老,又不想有家庭负担。”“你让我很心寒,我以为你想跟我步入婚姻殿堂,有自己的宝宝,携手到老,没想到两年的感情经不起你一句‘不想担家庭负担’,让我冷静一下。”杨勇强忍着泪甩开胡燕走了,胡燕没有哭,故作坚强快步行走。

胡燕自己办案件已经一年多,沉淀下来的是她对婚姻的严重恐惧,当事人每天互相咒骂似乎为那颗拒绝婚姻的种子浇上营养液,以致这颗种子快速生根发芽。“今天开庭吗?案件难不难?”吴法官一直以师傅的身份教导着胡燕。“上午有一个庭,案件不难,经调解双方都有意离婚,男方愿意抚养孩子,女方同意放弃抚养权”。“但我听说男方吸毒,有过自杀经历,男方父母离异多年,如果孩子跟着男方,你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将来?胡燕,办案件虽然有结案率,可是不能一味推崇,你想办法劝说女方抚养孩子吧。”这席话浸透了胡燕的心,自己办案件一年来,出于对婚姻的恐惧,一遇到离婚案件,第一个念头就是调离了吧,离了多好,双方不用再痛苦。所以无论哪种情况,只要双方当事人愿意离婚,立马签调解协议,“多么和平的世界!”。胡燕想想,愧对当年廖梅对自己的高度评价。“还有,你和杨勇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别嫌师傅多话,虽然你恐惧婚姻,害怕家庭负担,可是家庭由你自己去经营,喜怒哀乐都掌握在你自己手中,有担当,你的人生才是完满的”,想到昨晚那一幕,胡燕沉默不语。

 “我对你有多好你知不知道?我靠游戏赚的小钱,自己舍不得吃,买了东西怀揣着拿回家给你吃。那年你生气离家出走,我在外地跪求别人载我去找你,还因此出了车祸”被告王杰含泪却凶神恶煞喊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三天两头打我,我受不了了,昨天不是调解地好好的吗?今天还开什么庭?”原告陈金娇面无表情回应。“安静,下面进行庭后调解。昨天虽然达成了离婚合意,但是我回去考虑了一下,因为男方有吸毒经历,没有固定工作,父母早年离异,这些对孩子的成长都是非常不利,原告,你考虑一下自己抚养孩子”胡燕面容严肃。“我一个女的在外面打拼,哪里养得起孩子,我还要再结婚,拖着一个小孩子我怎么再婚。那死男人带给我的只有痛苦,没有一天安稳日子,我铁定要离婚,不要孩子。”“法官,那女的水性杨花,你以为孩子跟了她就好吗?我还年轻,我会拼了命养孩子的。”胡燕:“原告,你丈夫即使再不好到底知道要担当责任,你把孩子生下来就要负责任,生活难道就只有你丈夫一个人在过吗?你只享受,不想付出,哪里去捡这样的便宜?人一生不就是在承担责任,你好好想想吧。”胡燕愕然,这些话不就是对自己说的吗?

休庭后,所有人都走了,只留下胡燕一人在法庭,她已身心俱疲,放任身体倒在法官席。懂得教他人人生道理,为何自己做不到,一直逃避婚姻,逃避责任。于事业,于家庭,于生活,哪一个离开过担当,即便再恐惧某一东西,该自己做的总要去完成。胡燕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她用颤抖的手拨通了杨勇的电话……。